泉州晚报数字报·泉州网

日期:2019-01-30 来源:未知

  本报讯 (记者吴拏云 文/图)日前,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的《南宋大贤王十朋剡中诗文集》正式面世,再次让王十朋这位南宋状元名臣进入人们的视野。王十朋,字龟龄,号梅溪,温州乐清人。他一生勤政廉洁,博究经史,工诗善文,被宋孝宗诒褒为“南宋无双士,东都第一臣”,可谓饮誉天下。而他与泉州,也有着相遇、相识乃至眷恋难舍的特殊缘分。

  南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王十朋金榜题名,并被钦点为状元。乾道四年(1168年)十月,王十朋出知泉州,后于乾道六年(1170年)闰五月离泉,前后历时1年8个月。在泉期间,他一心扑在为黎民百姓做实事上,积极兴修水利,发展生产,重建贡院、重修北楼,还屡次拿出自己的薪俸来赞助郡学,每月亲自为生员讲经释疑,居官有节,播德宣猷,让人“敛衽心服”。

  在来泉州之前,王十朋还历任过饶州、夔州、湖州三郡的知州,《宋史》称他“凡历四郡,布上恩,恤民隐,士之贤者诣门,以礼致之。朔望会诸生学宫,讲经询政,僚属间有不善,反复告诫,使之自新。民输租俾自概量,闻者相告,宿逋亦愿尝。讼至庭,温词晓以理义,多退听者。所至人绘而祠之,去之日,老稚攀留涕泣,越境以送,思之如父母。”从恤民、访贤、兴学、诫勉、缓讼等多个维度上去解读王十朋在出任地方长官时的作为,赋予了王十朋一个十分饱满的爱民、恤民、亲民形象。在明万历《泉州府志·卷十·官守志》上,亦有几乎相同的记载。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钱志熙表示,古人有三不朽之说,认为“立德、立功、立言”三者,都可以使一个人垂之不朽。对于王十朋来说,他一生的目标,即是这“三立”“三不朽”,他在三方面都做得很成功。其中“立德”方面的成功,应该是使他从众多的士大夫中脱颖而出,被视为一代名臣、贤者,并在历史中产生比较深远影响的主要原因。

  泉州市政协原文史委专职副主任王明健表示,王十朋满腹经纶,在泉州为官时间虽然不长,但却留下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词赋文,迄今为大众所钟爱。泉州古称刺桐,旧时城内城外,处处可见嫣红似火的刺桐花。王十朋早年有“梅痴”之称,对梅花格外喜欢,但到了泉州后,他对刺桐花也日渐生情,且赋有《刺桐花》一诗:“初见枝头万绿浓,忽惊火伞欲烧空。花先花后年俱熟,莫道时人不爱红。”而在《州宅即事》诗中,他对泉州一草一木的喜爱更是溢于言表:“泉南古州宅,草木有遗芳。鹰爪冬犹绿,闍提夜更香。佛桑朝暮异,荔子岁月长。惟有松并竹,青青是故乡。”

  王十朋在泉州的活动轨迹十分宽广,清源山、九日山、府文庙、东湖、洛阳桥、石笋桥、承天寺、南天寺、寂光寺等等,都有他驻留的遗迹。因为治泉政绩卓著,泉州人为王十朋“建梅溪祠祀之”,后来还将他与蔡襄、真德秀并列为泉州“宋代三贤守”。到了明代,王十朋则入列泉州“六贤守祠”。清道光本《晋江县志》载:“名宦祠:旧名先贤祠,在礼殿东。嘉靖三年(1524年),守高越以名宦、乡贤合祀于育英门西之六贤守祠。六贤守谓:宋蔡襄、王十朋、真德秀,明胡器、尹宏、欧阳复。”

  虽然相处仅有一年多,但是王十朋在泉州人心目中早已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乾道七年(1171年),离开泉州仅一年多的王十朋病逝,“泉人闻公丧,会哭于开元僧舍,又立祠堂以事之”。南宋端明殿学士汪应辰在为王十朋所撰的墓志铭中曰:“公(王十朋)有梅溪前后集五十卷,尚书、春秋、论语、孟子讲义皆指授学者未成书也。”其实,王十朋一生太劳碌了,根本无暇将自己大部分的作品付梓。就连《梅溪(文)集》也是在他病故后,由他的儿子王闻诗、王闻礼结集其遗文和诗作而成的,并由大儒朱熹操刀作序的。

  王十朋文集中有一副楹联非常有名,联文曰:“八闽形胜无双地;四海人文第一邦”,这是对泉州的至高礼赞。没错,此联正是851年前,王十朋初至泉州时亲撰并指挥衙役贴在州治大门口的。那时的他,业已深深爱上这片古韵长存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