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庐山白头翁

日期:2019-03-13 来源:未知

  庐山的仙人洞不该出那么大名。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全国人民几乎人人都知道庐山有个仙人洞。因为毛主席有一首诗七绝,为李进同志题所摄庐山仙人洞照。“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据说当时全国七亿人民中有一亿能背诵这首诗。仙人洞也就几乎家喻户晓了。

  仙人洞的得名应为那堵石墙上的一个圆圆的月亮门,月亮门上刻着三个大字“仙人洞”。其实洞并不在那里。出了月亮门,有青石板铺成的台阶,拐着绕着,顺着山势慢行,越过那块下边刻着“纵览云飞”的大石,才来到仙人洞。想起刘禹锡的《陋室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仙人洞不大不深不奇不怪,正应了有仙则灵。

  先佛后道,现在供的是吕洞宾。据传,此处正是吕洞宾修行之处,此名仙人洞亦以吕洞宾命名。仙人洞名气大是得仙而来。现在在洞中修建的纯阳殿,塑造的吕洞宾斜跨青牛,身背宝剑,银髮皓首,器宇轩昂,但这座雕像,太新了、太现代了、太辉煌了,也就让人觉得太假了。但洞内确有一“仙”,是一“仙池”,洞顶滴水常年不断,无论多旱多涝,水滴从不有急有缓,总是滴答滴答如同钟表,其声入池有金属敲击声,而“仙池”之中水从不溢,亦不枯。仙人洞中的“一滴泉”是也。旁边刻有古人题“山高水滴千年不断,石上清泉万古长流”。

  很多到过天池亭的人都会站在王阳明题写的“庐山高”前凝神细看。那字写得遒劲沧桑,老道豪迈。王阳明是哪年登的庐山我没去考证过,但王阳明的人品学问足以叫后人肃然起敬。有人怀疑题在上头那首诗不是王阳明写的,我虽然没多读过王阳明的诗,但我坚信此诗是王阳明亲作。《夜宿天池》写道:

  令我没想到的是当年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将军曾为协调国共两党之争霸上庐山,第一次和蒋介石、宋美龄相见就在天池亭。宋美龄不但热情地拥抱了马歇尔,而且手扶着池边的石华表和马歇尔探讨起王阳明的这首诗来。

  当年马歇尔登庐山要比我们今天登庐山难上难。据司徒雷登后来回忆说,马歇尔从南京先要乘坐两个多小时的飞机,然后换乘一艘缴获的日本炮艇横渡长江,渡江后还要再沿江驶行四、五十分钟,再登陆乘汽车,最后到达庐山的“好汉坡”,改乘爬山轿,一颠一颠地再摇晃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牯岭。比当年马歇尔从英国乘军舰直扑诺曼第还要艰苦得多。马歇尔曾说他永远不会忘记庐山,他曾经八次登上过,这是他一生登得最多的一座山。

  同样令我没想到的是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期间,田家英和几位领导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也来到此地,也像我们今天一样认真仔细地观看天池亭的风景,欣赏王阳明的题诗。因有几个石柱空白,无联刻,田家英曾望天际长江题一旧联:“四面江山来眼底,万家忧乐在心头”。让同游的李锐、吴冷西、陈伯达皆无言,眼前有景道不得,都已感到山雨欲来风满楼。然而物是人非,半个多世纪已经逝去……

  庐山还有一座十分不起眼但名气很大的灰色石头建筑物,人民剧场,凡来庐山的人几乎无人不去。因为就在这座人民剧场中,曾经有过怎样的惊心动魄的斗争?一九五九年中央扩大的八届八中全会和一九七○年中央九届二中全会都是在此召开的,别小看那一块块灰色的基石,它们亲自经歷了曾经影响中国走势的“庐山会议”。

  我们坐在“庐山会议”厅的小会议室中观看当年的纪录片,看着那些“大人物”的风云际会,表演,既感到庐山的天阴如铅,梅雨难熬,又感到风吹云散,好风好水。

  现在“庐山会议”的旧址已不再是一九五九年八届八中全会的会议布置了,而是一九七○年在此召开的九届二中全会。会场里静静地,一排排出席会议者的名签静悄悄地被置放在会议桌上,主席台上五位的名签也静悄悄地一言不发地放在那里。我也悄悄地一排排地走过,看着那些熟悉的名字,想像那些过去多么熟悉的脸庞。那些曾经震撼整个中国,甚至整个世界的风云,原来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像一页书被轻轻地翻过去了。这里似乎永远都是静悄悄的。

  出了人民剧场,方知庐山的雨来了,飘飘渺渺,虽然是夏天的雨,却让人感到如雾如纱,再看剧场前面的广场,游人如织,笑声连连,现在到庐山的人再也不去追逐上的波谲云诡,风起云涌了,现在登庐山的人追求的是自由自在地生活,自由自在地享受生活,就像沐浴在细雨中的庐山金钱松一样,几百年都过得自由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