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主编:中国医生更关心医患关系

日期:2019-03-13 来源:未知

  近日,中国医学科学院和《柳叶刀》杂志第四次共同主办了2018“柳叶刀-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会议”。相比于四年前第一次举办这样的学术会议,《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感受到了中国医学论文的巨大进步。“4年前第一次开会时,参与交流的论文质量不等,有一些论文质量很好,但是仍有一些研究规模很小,数据不完善。现在的论文有了很大提高,数据更完善,不仅可以针对不同地区、不同年龄分组对比,还提出很多建设性建议。”

  除了论文质量的提升之外,中国学者在《柳叶刀》投稿的数量也在剧增。霍顿介绍,十年前,中国学者的投稿量在全球排名在十名开外,如今已经稳居第三,仅次于英国和美国。

  在投稿主题上也可以看出中国疾病负担和医改的进展。霍顿告诉记者,近年来中国在《柳叶刀》的投稿集中在呼吸系统疾病、糖尿病、流感等疾病的防治,以及基层医疗、妇幼健康、健康老龄化、医疗卫生服务的可支付性及可及性等主题。此次会议上,有来自7个国家和地区的近400位中外医学研究者围绕这些主题深入探讨。

  无论是从会议的参与人数还是讨论的深度来看,都可以看出中国医学科研有非常蓬勃的后续力量。霍顿认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到医学科研领域,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也是中国科研一个非常有力的优势。此外,中国政府的重视和大量的数据也是中国科研的优势。

  “中国政府在科研上投入了较大的人力物力,可以说是‘举国支持’,虽然很多国家的国情也很重视科研,但没有几个国家能做到这种程度。”霍顿说,“中国是一个大国,大国有大数据,并且是高质量的数据。中国学者可以有充分利用这些数据,推动医学事业的发展。”

  在中国的来稿中,霍顿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回到中国,带头做科研,为中国的科研领域注入了新的活力。其根本原因就是,中国的科研机制变得越来越好,很多优秀人才愿意回国,为中国的科研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目前中国的发展速度很快,由此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老龄化和疾病谱改变的问题。所以如何做到健康老龄化和慢病防控是中国面临的两个重大课题。霍顿表示,如果中国学者在这两个方面能有所突破,对全世界的意义和贡献都是巨大的。

  霍顿告诉记者,科研不应该局限于教学医院中的医生,大部分普通医院也应该提倡医生做科研,不管是在教学医院还是在普通医院,所有的医生都应该把医教研三者结合在一起。

  “有些人认为,科研只是‘精英文化’,是属于少部分人的,对此我并不认同。我认为,科研应该是大众化的。”霍顿说,“不管是教学医院还是普通医院,医生都应该做科研,只不过范围不同。基层医生不一定要去做高精尖的研究,更多的是对平时的医疗工作进行评估与评价。”

  对比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投稿,中国医生对医患关系的关注度更高。每个月霍顿都会收到几百封来自中国医生的邮件,其中最常提到的主题是医患关系紧张。“我确信,其他国家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但是没有一个国家的医生像中国医生这样担心。”

  霍顿认为,这和中国近20年的快速发展有关。他解释道,中国用20年的时间,完成了英国近百年才能完成的“脱贫”目标,这样发展速度让人们对教育、健康、医疗等资源的需求和期望飞速增长,但现有资源却不能更好满足这一需求。

  如何满足这些需求?首先,要与公众有更多沟通,引导大家关注这些问题,并且应该立即开始。其次,提高基层医疗服务的质量。“公众并不愚蠢,如果基层医疗质量和大型医院差距太大,他们是不会买单的。”霍顿提醒,“不要把基层医疗当做二等医疗来对待,它应该和医院一样,是最好的医疗,这样公众才会使用。”

  中国比很多其他国家更早意识到,在健康上的投资是实现中国梦和繁荣富强的主要途径,而这需要接受良好教育、且从事医疗事业的人去实现。霍顿认为,放眼全球,将健康作为国策的国家屈指可数,而中国便在其中,政策红利显而易见——中国人均寿命显著提升。

  过去十几年间,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在稳步发展,优秀医务人员的数量在不断增长,医疗机构的质量也在快速提升,这都为下一步医改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霍顿认为,过去十年中国医改的焦点是投资医院和二医疗服务,这在整体上提高了医疗质量,但也出现了医疗水平和资源不均的现象。“要消除这些不平衡,只有加强社区卫生医疗资源才是解决之道。”

  要做到这些,最难的不是培养医生,也不是建立基础医疗设施,而在于群众观念的转变。霍顿指出,中国民众生病后普遍希望去医院治疗,这一观念很难转变。让民众放弃医院,去诊所或社区卫生中心就医,将是接下来中国医改要面临的困难之一。

  (本网站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为“医脉通”,版权均归医脉通所有,未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医脉通”。本网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为转载,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基层药便宜?现在哪里的医院诊所看病还会配药?感冒配药会不会?发烧配药会不会?拿纸配药包起来会不会? 现在的医生是不管感冒发烧轻重度就是打吊瓶!药整盒的拿!能开多少开多少!反正他们是医生嘛,知道配的什么药吃不死人!治不好还得去!在几层看一次感冒病少则七八十多则一两百!便宜不? 一个集市或者镇上什么店铺都赶不上药店多,开那么多药店干什么⊙∀⊙?还做活动买药送东西,办会员卡,搞竞争啊?当然好医生还是有的这个不可否认?但是哪个是好医生啊?这些乱象整治了吗?改怎么整治?辛苦的是科研,赚钱的是医院,苦的是百姓!

  2017年7月1日,香港回归20周年。在这个举国关注的关键点上,香港的方方面面都聚焦在国人的眼前。相信不少学医之人对香港医生的薪资水平十分好奇。小治通过多方查询,来给大家解析一下香港医生的薪资现状。

  现在的医生是不管感冒发烧轻重度就是打吊瓶!药整盒的拿!能开多少开多少!反正他们是医生嘛,知道配的什么药吃不死人!治不好还得去!在几层看一次感冒病少则七八十多则一两百!便宜不?

  拿什么把患者留在基层医院,这个是难点,就目前的现状,要技术没有,要药品没有,要检查没有,最多就是诊断明确的慢病去开开药。这样下去,十年,大医院会更忙。

  拿什么把患者留在基层医院,这个是难点,就目前的现状,要技术没有,要药品没有,要检查没有,最多就是诊断明确的慢病去开开药。这样下去,十年,大医院会更忙。

  好不了,基层药是便宜,但药效太差,稍微吃的起饭的都不会选基层,现在还有一些老年人舍不得花钱才去基层,未来都是现在的年轻人成为老年人,但思想上却是现在的年轻人思想,转变思想不难,但要大众相信啊,连药都做不到,更不谈设备了,有人才又怎样,人才去了无药可用啊!哪怕把大医院专家搞到基层也是一样的,甚至搞得专家都不会看病了,如果国家真想发展基层,建议同样的药,在基层价格降低,做好做到比原价高不了多少,目前全科在社区轮转,哎!挺绝望的,检查就不说了,光药都挺让人绝望的,有很多人过来开药,都没有,有很多人抱怨:不是我们不来你们这看病,你们啥都没有,光那些便宜药,你们自己敢吃吗?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