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湾区年度“健康峰会”大V金句不断这张PPT“亮

日期:2019-03-14 来源:未知

  2月25日,粤港澳卫生健康圈的年度“峰会”——第二届粤港澳大湾区卫生健康合作大会在深圳开幕。

  “赠北京清华长庚医院:地球上最好医院”,当董家鸿院长在PPT上放出这张锦旗,现场顿时笑声一片,观众纷纷拿出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这是一位病人送给我们的。他得了肝癌,最后到了我们这里,成功进行了手术,这面锦旗是对我们医院美好的四年发展最好的总结。”

  这家受表扬的医院,位于“亚洲最大的社区”——北京昌平区天通苑,2014年11月开业,是由清华大学与北京市共建共管的大型综合性公立医院,王永庆先生捐赠援建。

  短短四年,该院已创下12项“世界首例”或“国际先进”手术纪录,“国内领先”技术也有6项。2018年,医院已经基本实现盈亏平衡,而且药占比仅25%,北京市最低,病人满意度大于95%,北京市第一。

  Attending医师负责制。组建了主治医师为核心的医疗团队,从门诊到手术到住院护理,都是同一个团队负责,提供连续的服务。

  全责护理。病人入院以后,医院提供全程护理医疗服务,病人不会每天看到新的面孔,避免了“碎片化模式”。

  医院有两种模式:联邦制,比如神经中心、消化中心分别进行实体化整合,在一个中心里面统一为病人提供服务;邦联式,根据病人的需要进行跨专科会诊。

  以医生为核心。行政、后勤部门围绕医生提供支持,把医生非医疗的事务承担起来,让医生全心全意为病人做服务。

  设立“医师费”。医院实施医师费(PF)制度,医生看的病人越多,做的手术越多,医疗品质越高,患者满意度越高,获得的医师费就越多,医师费不和开多少药、多少检查单、用多少耗材挂钩,从制度上破除了“以药养医”弊端。

  医务人员都不满意,谈何‘三好一满意’?我们打破了科主任终身制,提出了“57岁一刀切”,到点了为年轻医生让路。但他们退下来后可以担任我们的学科带头人、首席专家,待遇不变、绩效照发,也有学科话语权。

  很多中国人知道NHS,是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上,英国人把NHS搬到了开幕式上,向世人展示他们引以为傲的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ationalHealthService)。

  1948年,英国第一家NHS医院成立,目标就是建立从摇篮到坟墓的全民医疗服务体系。2014年,在一份美国人进行的11个欧美发达国家医疗系统评估研究中,英国NHS有10项指标排名榜首,但医疗花费占不到GDP的10%。

  其关键在于扎实的基层医疗。在英国,基层医疗是真正健康“守门人”,不经过基层医疗这道门,病人很难进入到二级综合医院中。

  基层医疗的牢固,离不开对全科医生的重视。而随着全科医生话语权越来越大,病人也越信赖他们。比如,在其他国家难以推行的“视频诊断”,英国民众却期待通过这种方式和签约的全科医生“线上会面”。

  基层医生每增加20%,死亡率就能降低5%。中国慢性病患者已经超过3亿人,建立全科医疗卫生服务急不容缓。大湾区可以“五步走”——

  “粤港澳大湾区的紧急医学救援体系,和国际其他三个湾区还有非常大差距,要在灾难模拟现场和专业培训上要进行学科建设,建一批国家航空医学的救援基地。未来,民航广州医院或将打造成大湾区紧急医学救援中心一级创伤中心,科研型救援医学培训基地。”

  “香港、澳门、深圳、广州都有港口,总吞吐量位居全球四大湾区之首,运输危化品是个极大的隐患问题。我建议,构建粤港澳大湾区危化品风险预测及紧急医学救援的联动体系,广东、香港、澳门都必须建立危化品救援基地。”

  “目前灾害医学救援的演练重‘演(秀)’不重‘习’。演习规模与层次比较浅,而且很多脱离实际,并没有起到锻炼队伍、提高协同作战能力的效果,甚至出现作秀嫌疑,只有临阵磨枪,而无日常练习。”

  “突发重大事件发生时,120当然是急救的主力部队,但不应该完全由120来承担,公众急救应该是主要的基础力量。”

  “灾难事件发生后,除了拯救身体上的创伤,香港还会为送院接受诊治的伤者和家属提供灾难后的心理服务,为每一个受影响的家庭安排专职的社工。”

  “如果中医药只是曾经有疗效,那它只能进博物馆。现代医学高速发展,但它并不能替代中医药的疗效,所以疗效是中医药得以存续发展的基础。患者进医院肯定不是为了享受,是为了解除病痛,挽救生命,所以我们的服务能力必须体现在疗效上。”

  “掌握中医药知识,需要悟性很高的人。发达国家学医的人一定要是最聪明的,但是中国不是,到了中医药更加不是,一般考医学都先学西医,有些人最后不行了,才转学中医。

  另外要人文功底很厚重的人,需要热爱中医药的人,当前的招生制度制约了高校人才的培养,建议教育部要放开中医院校的招生制度,一定要选一些热爱中医药的人来学,现在好多孩子大部分不热爱中医药,越学越不热爱,甚至学了半天都半途而废。”

  广东省是中医药文化强省,香港是一个国际化程度很高、国际化交流非常多的平台,而深圳是一个高科技产业的平台,澳门有中医药发展的机遇,特别是中医药研究院、横琴的粤澳中医药科技产业园等等,这些都为大湾区提供了一个良好的资源互惠平台。”

  在专为健康产业界而设的“生物医药与智慧医疗创新发展论坛”上,“跨界”成为了演讲者口中的高频词。

  “我一个搞IT的人能站在这个(健康产业)论坛上,是这个时代才有的可能,也是IT(信息技术)和BT(生物技术)交叉才有的现象。

  生命即算法(BT+IT),生命是个复杂的系统,人类的生命有可能被数字化、网络化、人工智能化。在系统地分析健康的威胁因素后,我们可以自我管理,寻找个体化精准健康的‘度’。”

  医疗行业新媒体大V丁香园,以高质量的原创科普和爆款文章吸粉无数:3000万移动APP用户、3500多万微信粉丝。

  中国绝大部分的医生也不会写科普文章,写科普文章比我们写论文难多了,因为里面你认为理所当然的术语,老百姓都不懂。

  “怎么用数据?咨询不就是在线问诊吗?不就是在线患者向医生提问吗?在从事在线咨询服务之后,我们发现一个挺可怕的结论,那就是中国的大部分医生并不具备互联网咨询的能力,很多医生把线下去应对患者的习惯带到线上,两分钟搞定一个患者,回答几十个字就完事。”

  为此,他们做了一个好医生模型,利用丁香园医生行为的数据挑选出真正有能力、有意愿服务的医生(大概几万人),并设置一系列的流程、规范、机制,对医生进行培训。

  “我们的平台有一个指标:500字率,什么意思?每个答案超过500字的比例,我们达到了51%,应该是目前全国所有医疗在线咨询平台中回答最详实的。”